巢湖现象及地产运营新模式高峰论坛(组图)
分享到:
来源:  发布时间:2007-07-24
图为论坛现场嘉宾

图为论坛现场

  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好,就在这个月的16日巢湖中凯景湖豪庭在开盘当日即成交188套,销售率高达52%,今天来到会场的朋友都会知道了这件事。开盘一天的销售量几乎等于同地区其他项目一年的销售量。而一周内累计销售量更是达到了创记录的220余套。我听当天去现场的同事回来说起此事,大家都觉得很是惊奇。我们不仅思考为什么会出现巢湖热销现象?这仅仅是一个“个案”,还是一种趋势的开端?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巢湖中凯景湖豪庭的开发商和投资人以及行业专家和合肥市的相关领导,共同探讨“巢湖现象”其中原委,我们一起来揭开这个神秘的面纱。现在请容许我介绍今天到场的嘉宾,他们是:

  上海中凯房地产开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王谦先生;巢湖市力达置业有限公司董事:吕礼富先生和李彦友先生;中国房地产协会企业发展部主任,城市开发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小鹏先生;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尹伯成先生。

  主持人:你对这个“巢湖现象”是怎么看待的呢?你们认为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热销现象呢?

  李彦友:现在的这个行业很不错,大家都来投资,从全国的这种现象来看,我来开发,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有的一些人有钱,有资金,但是不一定对这个房地产专业清楚,那么这个专业的公司就不一样了,他对这个东西知道的很透彻,这个就是与众不同的地方。

  主持人:也就是说咱们的热销,除了我们自身的努力,管理的很好之外,中凯开发管理合作也有很大的关系,有这么的一个优势,强强联手,那么我想还要问的就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考虑,想要跟中凯合作呢?

  李彦友:运营这个项目的话,你必须要有一套专业的人才,我们也考虑到管理的成本,在短的时间内,组织一个很优秀的团队,有很大的困难,所以我们的董事会研究,找一个比较专业的房地产公司,当时正好跟王总再一次探讨这个问题,因为王总研究房地产市场是很厉害的,感觉国外跟国内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要问的就是中凯的王总。我们觉得任何一个行业都有一个规律。我们在去年初,通过朋友的关系,认识了李总,他们人我很惊讶的是,他们实际上已经在全球这种专业化的服务,他们原来是当地做最大的建筑商,做的最好的,但是他们想今天进入了开发行业,希望能够做一个最好的开发项目,就想到了利用这个专业化,所以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今天有没有这个“巢湖现象”,也是我要首先感谢我们当地的合作伙伴,而且我们经过了一年的合作,经历了风风雨雨,在此我们很现实的说,毕竟是第一次拥有模式在国内做,也是在尝试,但是我们得到了当地大股东的全力的支持和理解,所以才能够走到今天,但是我认为这个过程是很美好的,很值得会议的,因为只有经过这个过程,才能够感受到怎么样把它做好。回答你的问题是,怎么样的一个合作,其实很简单的就是我们力达公司作为投资方,他们有一个资金的安排,我们就像一个开发商吧,我们从项目的前期到设计,到施工管理,到销售,到物业整体的来负责这个管理的过程。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合作模式。

  主持人:还有其他的模式吗?

  王谦:我们已经在三个地方做项目了,一个是巢湖,一个是我们江西的南昌,还有一个是在江苏,都是用专业化的管理模式在做。

  主持人:这个合作方式似乎很简单,在操作的过程当中也不是我们听起来那么简单的?

  王谦:我想这一年多下来,我回顾了一下,我认为这种模式的合作的成功,第一是基于大家的理念,志同道合,这个是关键。第二呢,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能够从对方的需求出发,能够去通过一种不断的沟通,不断的碰撞来解决问题,因为任何的合作,我认为一种沟通都是很有必要的。第三呢,就是要分工明确,大家各自的责任和义务,大家要分清楚,这样能够形成我们合作的一个基础。

  主持人:分工明确,才能够更好的合作。我觉得应该掌声送给王总。这个合作和普通的服务代理公司,甚至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区别在哪里?我希望您来回答。

  王谦:首先这个是传统的营销公司,它只是负责整个开发过程当中的一个环节,就是销售这个环节。实际上从广义上来讲,我们的这个模式,应该是很类似的。我们实际上是把整个的开发过程都把它管理起来了,包括了营销这一块,它等于是我们其中的一个环节,资产管理的话,在我们的专业的理解上,资产管理是在资产重新整合调整的管理。如果广义上来讲也是一个房地产的步骤而已。我们中凯开发管理公司也在我们的一个股东的支持下,已经具备了资产管理的功能,我们这个部门现在设在北京,就是来为境外的投资人,管理他们在中国的物业。

  主持人:对刚才王总说的,两位力达的老总有没有补充或者是不同的意见呢?我们继续关于一个合同模式来问,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必须要问一下,还是要问王总,刚才的这个合作模式,在区别了资产管理公司,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些开发商的区别,那么它的优势在哪里呢?

  王谦: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个,我们最近的房地产行业也在起着诚信的关系,消费者总说开发商没有诚信,好象我花了这个钱没有买到我想要的东西。我觉得大家的这种抱怨是正确的,但是呢,诚信这个东西不是*叫出来的,是*一种机制形成的。首先呢我认为这种模式,因为它是一个专业化的过程,就是说行业产业专业化的一个必然趋势,它就会为房地产的这个诚信建设带来贡献。为什么这么说,我们作为专业的开发管理公司,我们的盈利方式主要是获取开发管理费来赢利的,像现在很多的开发商,又投资又管理,我们呢,如果*服务来获取利益的话,我们就必须把我们的项目做好,所以我们的品牌就要一定要延续起来。我一个项目赚一个管理费,我只有*50个项目才可以把企业的规模做大。在这种新的盈利模式下,就迫使我们的企业去维护自己的品牌,在每一个项目上为我们的投资人提供最佳的服务,为我们的消费者创造更好的产品,这样就能够使我们的这个企业延续下去,我们必须要从诚信出发,把每一个项目做好。第二个,要提高这个效率,就是每一个项目的效率,换句话说实际上我们要使每一块土地的价值最大化,大家知道土地是稀缺资源,用一块少一块,我认为只有把每一个项目做好,每一个产品做好,才会把这个土地的价格做好,这个也是一个社会责任,否则的话,你做一个劣质的产品,可能赚钱,但是这个项目可能会在10年就过时了,这个就是一个社会资源的浪费,我认为专业化的管理,会提高这种土地的效率运用,这个也是一种社会责任。我认为这个是主要的一个优势,当然也降低了管理成本,因为我们有规模效应,我今天如果收一个管理费用,如果用同样的管理费用,雇到同样质量的人,我相信一个以单位项目为前提的话,就很困难了。

  主持人:在我们今天开场的时候,之所以把目光集中在中凯和力达身上,我们必须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两家是怎么样合作的。我们知道这之后才有请专家和现场的朋友,对他们有进一步的了解,你们可以提问,大家感兴趣的问题可以提问。我们说的这个优势,我觉得两方面都可以合作,我们都有打动对方的地方。第一个就是我去买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必须要打动我我才会买。比方说我的男朋友,两个人必须要来电才可以成为朋友。当时你们是有一个什么样的触动才合作呢?

  王谦:我觉得中凯和力达合作,有一点是像先结婚再谈恋爱。这个社会效率比较高,力达公司当时寻找这种合作伙伴的时候,他们也会给我们三个月五个月的时间,我们呢也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可能在做事情之前,就把所有的困难,所有遇到的问题想清楚。我用这个比喻的时候,确实是像你说的,我们应该说是大家之间发生了一种默契,我们把这个默契抓住了。当然这个默契实际上,我很感动的就是吕总。吕总说,吃亏就是占便宜,吃亏是福,这句话实际上是说,我们是本着一个共同的最终目标去努力的,哪怕在短期或者是眼前,感觉是对方或者是谁吃亏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下去,这个就是我们理念最相同的一个。

  主持人:您再说一句。吕总您让王总一直感动到现在。

  吕礼富:当时我也是慕名跟王总认识的。当时我们遇到了资金的问题,我们谈的是资金的情况。我们知道王总这个人很实在,不会占便宜的。后来我就跟张总商量,就是这样确定下来了,就是这么简单。

  主持人:我觉得非常有缘,那么多合作的伙伴为什么就你们走到一起了呢?而且我了解到,中凯不光是王总是很有人格魅力的,他们的这个团队也是非常有凝聚力,非常非常有过人一处的地方,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凯房地产管理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它的核心优势是什么?

  王谦:我就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想还是从它的结构介绍开始,因为这个是我们的平台基础。中凯开发管理公司是在去年3月份正式成立的。所以说我们很幸运,在还没有拿到执照的时候,就遇到了合作伙伴,我感觉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总是有贵人帮助。这个理念讲过了,实际上中凯有三个股东组成,一个是我们的中凯企业集团,在中国有十几年的开发经验,在上海也是第一品牌的公司,它给我们的企业带来了品牌优势,带来了很多的当地的在中国管理需要的资源。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美国的有限公司,也是在中国投资了12年的一家美国的很大的企业,资金力量雄厚,他们主要是为我们做项目的配套资金,另外一个就是以我为代表的团队,执行团队的股东。我们应该是基本上是三分之一这样的。所以这种结构应该说在中国,还是比较少的。它是一种西化的欧美的典型的比较民主的结构。在香港包括上市公司都是家族企业,以家族为主,都要占到70%以上。我们呢就形成了一个以现代企业为基础的。我们的团队的优势就是可以跟境外的企业衔接,包括我们有三位从国外回来的海归,我们想“爬”的稍微快一点,另外我们还有像我们的刘总,有丰富的国内项目管理经验的团队,能够为我们的项目提供一种建设管理的经验。我们呢应该说主要还是在规划设计和营销方面,希望能够提供我们的价值,因为我们认为这两个在整个的开发过程当中最重要的两个环节。

  主持人:也就是说咱们的中凯有最核心的优势,一个是在融资,还有一个是模式,还有一个是团队,可以这么理解。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凯的资金优势?

  王小鹏:现在的宏观调控,整个的政府方面的调控,当然是希望不需要有太多的热钱,来中国的炒房地产,把房地产的价格炒的很高,我们的资金不叫热情,因为从华平这个集团来讲,他并不是想赚一些钱就走掉了,他们还是希望能够在中国有长期的发展。另外我们的企业从去年开始的定位就是进入中国的2、3线,它们的房地产市场才代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北京上海是一个个案,所以我们的企业还是想做可持续发展的。我们希望能够进入房地产的主流市场。华平也是愿意跟着我们去进入这些市场。我认为这些市场还是需要资金的支持的。它会有助于我们的城市化的进程。我认为这个是一种健康的投资行为,而不是来巢湖,或者是来什么地方炒一下就跑掉了。

  主持人:我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就在于此。接下来问力达两位老总,跟中凯合作,除了带来热销之外,还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呢?

  李彦友:我希望此项目能够得到效益的最大化,这个是我们的感受。

  主持人:刚才王总说了我应该问你们有哪些不好的?

  李彦友:目前还没有感有到不好的地方。

  主持人:非常感谢,掌声送给三位老总。我们的论坛进行到这里,现场又来了几位嘉宾。欢迎各位嘉宾的到来,接下来我们的论坛继续。我想一个企业的成功,不光是它自身的努力和自身的优势,大家肯定知道还有各个方面,来自政府,来自我们的各行各业对它的支持。大家听了我们的三位老总,大家具体介绍一个他们怎么样的合作方式,一个成功的途径,怎么样走到一起,怎么样开创这样的一个热销的局面,怎么样来进行他们所有的项目。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让人羡慕的合作伙伴的关系。接下来我想问今天来到现场的我们政府方面的领导,还有今天的两位这么重量级的,从上海和北京来的两位专家,政府对这种合作模式究竟是怎么看待的呢,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王小鹏:我并不代表政府,我代表的是我个人。。力达和中凯已经走到了前头了。有一些企业也在做,但是不一定做的这么进。刚才我和王总简单的聊了一下,这种模式,咱们搞房地产的都知道,原来好多房地产的公司自己做的一些物业,基本上都是赔本的。这两家的合作,可能跟原来的这种有一些关系,我有钱但是我不一定去操盘。实际上这种模式不管是投了10%也好,还是20%也好,我想这种模式还是应该去提倡的。所以政府这一块我做不了主,但是我很赞赏。

  尹伯成:我觉得这个模式,就像我们的王总讲的,是非常好的。我打个比方,比方说我们造了一个房子,要住一个高级的酒店,如果我自己来管,管不好,我请希尔顿的人管,好了,那么希尔顿要在全世界各个地方都造酒店,那不可能的。我觉得这一方有这样的优势,另外一方有这样的优势。我觉得我们的中凯是在上是有一个有品牌的房地产开发的管理集团。假如说让它到每一个地方都去拿地开发,当然也不是不可能,我觉得这个不是唯一的道理。如果走这个路的话,那这个中间不晓得要产生多少的麻烦。那么现在呢,像这个巢湖这样的一个公司,它有了地了,他投了资金,他希望找一个好的伙伴来合作,这样可以提高效益。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模式。这个事要办成功,从一般的道理来说,这个模式要成功的话要有条件。我听了刚刚几位老总介绍,我觉得有这么一个,一个,双方要有诚意和诚信,两个“诚”。一定要相信对方,第二个呢,就是说我们刚刚的几位老总讲的,要考虑对方,如果我们合作的话,一个专业化的分工合作,一定要“双赢”,不能总是想着自己赢。我们刚刚讲的“吃亏就是得便宜”,我们要想着让对方得到好处。这个就涉及到一个好的机制。我初步了解,他们的这个双方我觉得是很好的,怎么样的一个分成,怎么样的一个共享,它的这个提高的效益,当地的老百姓相信了,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觉得不能让对方吃亏的,要让双方有好处,这个是第二条,我认为要有一个好的机制。第三条呢,离不开政府的支持。这个非常的重要,如果没有当地政府的支持的话,当地的政府说,你去造外面的做什么?我们自己不好干吗?这个就完了,我从几位老总谈的话当中,我就有了这么的一点感受。

  主持人:非常感谢。我们来问问尹部长。

  尹佩闲:这个会议的内容和谈论的主题我还不太清楚,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首先我从安徽来讲,无论是引进资金还是引进技术,管理也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治理,都是政府欢迎的。这一定应该肯定,我们的巢湖的老总有土地有资金,在上海引进管理,管理也是效益,管理也是资源,所以这种资金和治理的结合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合。第二个,我觉得如果要长期合作下去,能出现最好的效益,那么应该在利益格局上有一个很好的科学合理的分配。这个资金是一部分,治理管理也是生产力,它应该在整个的项目当中占一定的比例。这里面各有各的优势,这样的强强联手应该会有最好的效益。同时呢我觉得这个所有权和管理权也是一个市场经济的规则,你的土地的所有权也好,资金的所有权也好,是一个主题,管理又是一个主题。找最好的管理者来管理,会产生最好的效率。像这样的一个配合,对安徽来讲,大家都是支持和欢迎的。如果说在支持的过程当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愿意为他们协调和效劳,争取争夺的支持。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陈琳先生。

  陈琳:5月份刚来的时候,看到这个“巢湖现象”,跟两位老总交谈了一下,我感觉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对尹教授是比较赞同的。合肥这一块也在搞一些大的建设。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我们的尹部长来讲,从我们的房产局的角度来讲的华,诚信应该是第一位,你要从管理的角度来讲,这样的话我们在其他的地方进行开发,我想也应该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

  主持人:如果我们中凯在合肥找合作伙伴,你作为合肥市房产局欢迎吗?

  陈琳:这个肯定会是欢迎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这种合作呢,我们刚才说了,几位专家也提到,在不愿的将来是一种发展的趋势。那么我想问问力达,你们同意不同意我们刚才专家的观点呢?

  吕礼富:房地产发展的非常快,我刚才也说了,这个是一种趋势,我是同意这种观点的。

  主持人:以后还会继续和中凯有更多更好的合作吗?

  吕礼富:我们希望能够长远的合作。

  主持人:王总呢?

  王谦:我们当然希望我们的“婚姻”能够经营的越来越好。

  主持人:我们也祝福两家将来能够合作的更加默契,迎来更好更辉煌的明天。今天我们来到现场还有很多的媒体朋友,如果大家有没有一些想要提问的话,你就可以就你们所关心的问题,在现场进行提问。

  新浪:中凯团队的进驻各个地方的方式是怎样的?

  王谦:你这个问题很好,这个应该是我们企业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人才合理的调配。我们力达公司在不断给我们提出这方面的要求和期望。我们现在的做法,就是当我们寻找到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之后,我们主要是先要确定这个项目经理,还有其他项目的财务经理。但是由于房地产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本土化的行业,我们现在也是在跟力达合作的过程当中,我们也意识到了,必须要结合房地产的每一个环节,充分利用好当地的人力资源和团队资源,比如像房地产的前期这一方面,必须要由当地的人来做,因为它要跟政府的接洽,这个一般是以当地的人为主的。从上海总部这一块所配的资源,主要是我刚才提到的项目总经理和财务,还有就是我们的设计团队和营销团队,这两块是由我们总部来配备的。

  李时平:我不是媒体的,我是企业的,尊敬领导嘉宾,我感觉我今天参加这个论坛非常的愉悦,力达是6月16号开盘的,应该讲是喜庆开盘大获全胜。我们的企业是4月16号在包河工业园开工,建立了一个8.9亿元的航空工业园,我想问一下我们的政府领导,我们是一个军工企业,我们应该在房地产的哪个市场可以探索到一点经验呢?

  王谦:他们在地产这一块,你们拿出60亿,你们也有你们的资金运作的目标,你利用了你手中的资金在为城市的建设和环境的改善做贡献。应该说是很理直气壮的。当然我是比较市场化的。

  李时平:这个资金已经拿出来了,包括我们的土地。

  王谦:我认为这样思路是这样的。把你这个60亿投资的目标咱们要说清楚,比如说你是想在十年当中投入还是在三年五年当中投入,首先要知道你自己的需求,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目的,是回报为主呢,另外呢我们可以负责一起来了解市场的需求,比如说今天在合肥的市场,到底是商业项目比较缺还是住宅项目比较缺?我们也可以从市场的角度拿出一定的结果,然后我们碰一下,看看市场的需求跟你投资回报的需求一定会找到一个点。我们中凯也很想跟你们的企业合作。

  李时平:你刚才说的这个具体,我不便于细谈,我再问一个投资者的,你们是造房卖房,我们是买房。在请教一下王总,我在网上看到王石,他们说房地产有20%的利润会在3到5年当中获取,这么低的利润,你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热情呢?我觉得我的房子的增值力肯定会比中国的GDP大得多,我希望王总给我一个诚恳的忠告,这样我才能够获得成功。

  王谦:看来我们是非合作不可了。我觉得你说的第一个问题是对的,他是按照总投资的回报来说的。我们作为企业,作为一个社会公民,我们也愿意为社会做贡献,只有为社会做贡献,社会才会给我们回馈,任何的事情都是公平的,这个是回答你的问题的。实际上从自有资金的利润率回报来说,并不是低的。我们要看你整体的投资组合,像前一段我也在第一财经谈过,我用比较通俗的讲,胆大的买

股票,胆小的买房子,这个是你投资的心理承受力,因为我们投资了,也不是说越投资越紧张,要根据自己的心里承受力。买房子从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来讲,一般都是依*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的一个最好的办法,并不是一个获利的最好办法。

  《新民晚报》:王总谈过,我们的中凯和力达在资金合作的方面非常的顺利,作为上海的一个品牌企业中凯,它为了自身长期的发展,我们的中凯自身会将量身订做怎样的一个合作渠道呢?

  王谦:我们中凯开发的这个平台,我刚刚介绍了它的组成部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的融资渠道对我们最适合的就是外资,因为我们有这种团队的实力能够使得外资愿意把它们的资金交付给我们使用,为他们带来投资回报。当然我们现在也逐渐接触到了一些国内的投资商,很快像军工行业的朋友也愿意让我们一起参与他们的投资。

  《东方早报》:我想问一下王总,对于中凯开发管理而言,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是否有一个合作门槛的设定,如果想和中凯合作的话,需要具备哪些硬性的合作条件呢?

  王谦:如果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是比较灵活和开放的,我们刚才也反复提到,跟力达合作的经验,大家第一要理念相同,第二呢大家要相互的理解,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大家去合作,不会去计较一些小的利益。另外我们从管理方面,我们希望是控股方,能够有这个总体的管理权利,这样能够保证我们发挥我们的优势,大家知道,比如说一个开发商来找到我的话,一个同行会有不同的理念,在合作的时候要以一方为主。从投资的话,我们不在乎是大股东还是小股东,只要能够为项目的资金带来我们的资源就可以了。

  《文汇报》:我有两个问题问一下王总。与中凯合作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流程。

  王谦:很简单的,就像我们跟力达合作,谈好了一个总体的理念,包括成本,包括利润的分配,我们达成了共识之后,我们把这个合作关系确立下来,然后根据我们在合同里面责任的划分,因为力达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董事会来定,根据这个划分我们在整个的项目开发过程当中,通过定期的会议,包括董事会的会议来解决一些问题。这个是在合作过程当中的一个做法。当然我们也会讨论,现在该不该有一些利润要撤出,利润怎么分配等等,这个也是一个手段。实际上我们的管理公司,我们更希望在这个做的过程当中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们的投资方摊开,能够坦诚相待,大家可以开诚布公的把问题暴露出来,把解决的方法探讨一下,从而达成共识。我想这个是大层面的,具体的我们还要一步一步的做。

  主持人:我觉得时间还有一些,然后我想跟大家做一个互动,是什么样的互动呢?今天我们不光是锁定中凯和力达,想请专家跟嘉宾来做一个互动,互动的题目是:“如果你将来要面对这种合作,您最迫切希望中凯帮您解决什么问题”?

  李时平:关键问题是一个策划,怎么样定位,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王小鹏:我觉得刚才这位老总也说了,我不一定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你也提到过一个房产的利润,开发商也好,政府官员也好,个说个的词,没有一个定数。我觉得这个个体的差异非常大,如果你说整个的行业是多少,我觉得很难有一个确切的问题,包括个人的存款,80%的财富集中在20%的人的手里。我们的尹教授刚才也说了,集中在金字塔上的人还是少数。

  尹伯成:如果我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我要找中凯这样的合作伙伴,我的眼光跟目标,就是找什么样的人跟我合作,我为什么要找中凯这样的人,我认为第一,它必须要有先进的理念,第二它必须要有先进的品牌,第三,它必须要有先进的经验,最后,必须要有先进的团队。一定要有这四个东西。我在想怎样的合作伙伴是值得我找的?先进的理念、先进的品牌、先进的经验、先进的团队,我个人认为,我作为一个消费者买房子的时候,我会问一下这个房子是谁开发的,乱七八糟的我不相信。我中午的时候就讲,同样的一件衬衫,有牌子的跟没有牌子的价格不一样,什么道理?我们叫信息不对称,我们的一个牌子就代表了一个可信度,所以假如我是安徽的某一个像力达这样的企业,我会找到这个中凯,开发商多得不得了,有的开发商讲的很好听,它专门做坑人的事,这个不好,我看到过很多。

  主持人:谢谢。两位领导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和想法呢?

  尹佩闲:现在的这个房地产的市场,政府在打压,下面在观望,究竟前景怎么样,有的人很困惑,就是说,那么对这个市场前景的预测,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中凯房产应该说是独具慧眼的,它为什么到巢湖呢?因为合肥市在打造滨湖城市,它比较有眼见,它看到巢湖是五大淡水湖之一,而合肥又是一个中部城市,它又跟北京上海相比,房产价格落差比较大,房产销售的前景比较好。所以呢我认为中凯的优势是对项目前景的预测有优势。第二个就是说,我们在什么地方,刚才我们的这位先生说,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样的项目比较好?在巢湖边是做住宅还是做什么呢?我感觉在合肥的话,不一定要做商住楼之类的。现在合肥做商业地产更好一些。近几年合肥的土地,前一段的储存比较大,现在的住宅的开发量是非常大的。对于这个一些中小企业来说,工业需求量还是比较多的。这当然是合肥了,中凯要解决什么呢?中凯如果是帮谁开发这个房地产的项目的话,策划很重要,还有就是销售推广,房子建出来了,要能够卖得出去,在市场上能够矗立一个比较好的品牌,如果跟中凯合作的话,这两点最重要,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琳先生有没有要说的?

  陈琳:如果我要跟中凯合作的话,首先要解决人才的问题。21世纪什么最贵?是人才。我认为如果要跟王总合作的话,人力资源最重要。

  嘉宾:我想问一下中凯,有什么不同于其他地产商的方面呢?比如说有一些什么样的先进的理念呢?我们自己不了解。我希望中凯自己能够介绍一下。我想了解一下最不同于其他地产商的,怎么样能够确保地产做成功?

  王谦:应该说如果一句话的话,我们很多的东西都不能说全是我们创造的,因为它开发的是一个非常繁琐的、综合性很强的。我们以什么样的实力来赢得他人的信任呢?我感觉是我们整体的开发理念。具体的话,我举一个例子,从设计规划来说的话,我们有不同的项目,用更快的速度,更小的成本来提供一个更适合的规划产品。还有就是从整个的管理流程来说,我们也强调各个环节的一个相互的配合,比如说有的时候,我们有一些地方可能在力达的项目上面有缺陷,但是我们也是从这个项目走过来了,我们也意识到在二三线做项目的特殊性。像很多的开发商甚至不是很有经验的开发商,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实际上物业管理这个功能在设计阶段就要介入,而不是说等到物业开始了才介入。总的来讲,我们希望能够我们这个普遍的构成,我们希望在杭州、上海这些经验和理念带过来,包括我们美国的投资商,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好的理念。比如说我们能够做到一个开发项目动态的回报跟踪,我相信在国内的任何开发商都是做不到的,这个要通过软件,因为我们的投资人的要求很高,我们被迫要形成这么一个系统。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在开发管理方面先进的理念带给大家。

  主持人:在今天的论坛快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的吕总一直在忙碌,我想问您一个问题,跟咱们中凯合作这么长时间了,感觉非常的好,在以后的日子当中,你有没有什么您的想法和要求呢?包括您个人的一些愿望呢?

  吕礼富:经过我们一段时间的磨合之后,有我们不断的总结,希望我们能够越做越好。

  张自友:王总他们来了,他们一直在帮助我们做,我感觉非常的高兴。

  主持人:谢谢,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再次掌声送给两位强强联手的合作伙伴。在我们今天论坛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还是非常希望今天来到现场的两位重量级的专家和政府领导给我们做一个简短的总结。

  尹伯成:我觉得今天的论坛搞得很成功,我相信中凯能够和力达合作的更好更久。

  王小鹏:我个人认为房地产开发的管理模式目前还是多种模式并存,并不能说某一家创新就是最先进的,我希望中凯和力达走得更远,力达集团能够为城市的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尹佩闲:我希望中凯和力达的合作模式能够成为一种典范,能够在安徽和合肥的房地产界得以推广,使我们的房地产业能够取得更大的效益。

  陈琳:我通过今天的这个论坛了解到了力达和中凯这个公司,感觉中凯和力达和厉害。我希望像你们这些先进的理念和好的东西多传播,有好的经验我们就要学习。

  主持人:在大家一片祝福声当中,我们的“巢湖现象”及地产运营新模式高峰论坛就结束了,我们用掌声再次感谢我们的老总,感谢我们的专家,感谢我们的政府领导,谢谢大家,也感谢所有到场的嘉宾,谢谢大家。